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头条 > 开平热点

开平一老人“黑户”10年,各方奔走为他恢复户籍,背后还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时间:2017-08-10 08:04:56  来源:  作者:
在苍城镇大罗村委会六村的一座小山丘下,一间低矮的房子建在路旁,四周杂草丛生,这就是退伍老兵苏田仔的家。过去十年,由于种种原因,苏田仔的身份信息被注销,处于“黑户”状态。今年初,在开平市、苍城镇和大罗村委会各级领导和热心人士的奔走帮助下,苏田仔终于恢复了身份,最近还被纳入五保户,生活有了保障。日前,苍城镇人大主席黄焜辉和镇社会事务办主任谢王瑾来到苏田仔家中,向老人送上慰问品。



苍城镇和大罗村的干部探望田叔,并送上生活用品。



1独居在无水无电的平房 老人拒绝各方帮助


当天,接过镇领导送来的粮油等慰问品,苏田仔连声道谢。记者跟随苏田仔走进他家,发现这低矮的平房屋内只有不到两米高。身高约1.7米的苏田仔走在家中,头顶差不多会磕到房梁。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他为自己“量身打造”的房子。房子面积约有30平方米,一房一厅,客厅和厨房连在一起。所谓厨房,只有一个用砖头砌起来的炉灶,客厅也只有一张用长木板搭起来的“沙发”,长木板中间被磨得发亮,可见这是苏田仔经常坐的地方。屋内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原本狭窄的空间更加逼仄。苏田仔家里没有通自来水也没有通电,即使是在白天,屋里也是漆黑一片。


田叔的家是一座低矮的平房,不通电也不通水


当黄焜辉和六村村民小组长苏树榕再次提出要为苏田仔家里通水通电时,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不用,我有电。”说着,他转身从卧室里拿出一盏“台灯”。一个铁罐、一根竹筒、两根电线、一个灯泡、一个铁夹子,还有两节干电池,组成了这盏简易的“台灯”。“这样就够了。”说着,苏田仔把铁夹子夹到电线上,瞬间,灯泡发出闪亮的光芒。“这是我自己做的。”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至于喝水,苏田仔指着门口的水桶说:“有水。”


田叔向记者展示他自制的电灯


苏树榕告诉记者,村里有水井,每天傍晚,苏田仔都会挑着水桶回村里挑水。也许是军人出身的缘故,他的动手能力很强。“我很少买菜,都是到河里捉鱼吃。”随后,苏田仔补充道:“我喜欢吃鱼。”不买菜,是因为没钱。这些年来,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捡破烂。屋子里外堆放着很多塑料瓶和玻璃瓶,都是苏田仔捡来准备拿去卖的。“田叔的生活虽然艰难,但他不喜欢和村民打交道,也从不接受村民的帮助。”苏树榕有点无奈地说,平时村民跟苏田仔打招呼,他并不理睬,给他送菜送鱼,也会被拒绝。“也许是他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他愿意和你交谈已经很好了。”苏树榕对记者说,这些慰问品是镇政府送的他才愿意接受。



2各方积极奔走帮助 老人终于恢复户籍


眼见苏田仔生活困难,又不愿意接受村民的帮助,大罗村委会将他的情况向苍城镇政府反映,希望可以帮助他改善生活。“我是去年底知道这一情况的。”黄焜辉负责联系大罗村的镇领导,他向村干部了解苏田仔的情况时发现,原来苏田仔的户口并不在本镇,在开平市民政局也查找不到苏田仔退伍的信息。


“他退伍后在江门市区工作,户口也留在原单位,但是后来那家工厂改制,早已不存在了。”黄焜辉将情况向开平市政府反映,并得到开平市公安局的协助,终于查找到苏田仔的户籍信息。原来,上世纪九十年代离开原单位时,苏田仔的户口没有迁走,后来也一直没有使用户籍,直到2006年换发二代身份证,他依然没有办理,于是蓬江区公安部门将其户口注销。


得知情况后,黄焜辉联系蓬江区公安部门,了解为苏田仔恢复户籍需要办理的手续。之后,由苍城镇政府安排车辆,并由驻村干部和大罗村党支部书记林金友陪同苏田仔前往蓬江区办理手续。今年1月19日,“黑户”10年的苏田仔,终于拿到了临时身份证。接着,镇村两级干部帮助他将户口迁回大罗村,并为他办理了五保户手续。“现在田叔每月可以领到800多元五保补助。”谢王瑾说,此前苏田仔的户口不在苍城镇,镇里想要帮助他,但政策上并不支持,只能偶尔给他送点生活用品。


在市、镇、村各方的积极奔走下,今年初,“黑户”10年的田叔恢复了身份



3弟弟失踪20多年 老人从未放弃寻找


苏田仔为什么会成为“黑户”?他又为什么一直不去办理二代身份证?


“这和他弟弟的失踪有关。”林金友和苏田仔的年纪相仿,对于他家的情况比较了解。原来,今年65岁的苏田仔有一个比他小12岁的弟弟,由于母亲早逝,长兄如父,兄弟俩的感情很好。“我还有印象,他的弟弟苏洪发毕业后在沙塘镇一家汽水厂工作,还谈了一个女朋友。”林金友回忆说,“后来听说他的女朋友出国了,可能是受不了打击,他不久就失踪了,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了”。


一直疼爱的弟弟失踪,远在江门市区的苏田仔心急如焚,一有空就去寻找弟弟。离开原单位后,他更是把寻找弟弟当成唯一的事业。“他天天骑着自行车到处找,听他说,有一次天气实在太热,他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衣服、行李也放在路边,下河游泳去了。”林金友说,结果等他上岸时,所有的物品都不见了,行李里有他的身份证、户口本和银行存折。林金友表示,多年苦寻弟弟无果,还把身家弄丢了,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苏田仔的性情大变,他不仅没有去补办身份证和存折,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


“我还记得,1975年时我随知青到江门市区玩,还到田叔的厂里去探望他,他很热情地招待我们。”村干部苏学镜告诉记者,当时苏田仔手里管着十几个徒弟,是村里人眼中的成功人士。“近些年来,他的性情变了很多,不愿意和村里人打交道,村民喊他也不理睬,和当年判若两人。”苏学镜说。


田叔很节俭,抽烟的烟丝是最便宜的那种,烟嘴是他从机械部件中拆下来改造的。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苏田仔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弟弟。“去年听人说在台山看到他的弟弟,他就去找了好几个月。”在大罗村收破烂的林叔是少数能和苏田仔说得上话的人,每隔一两周就到他家去一趟,把他捡的破烂收走,帮他拿去换钱。“一次大概有六七十元。”林叔说,“去年连续有好几个月没看到他,后来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他,才知道他跑到台山去找弟弟了”。


“之前到田叔家里时,碰上他在吃饭,发现他多摆出了一副碗筷。”苏树榕说,苏田仔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弟弟。“他现在的生活环境比较差,我劝说他到敬老院去,但他不愿意。”林金友说,也许他还想着去找弟弟。


您有苏田仔的弟弟苏洪发的消息,请联系本报开平记者站(0750-2229100),帮助这位孤独的老人寻回唯一的亲人。


微信公众号搜索“ 开平人网 ”加关注,每天推送最新的开平资讯!欢迎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开平人网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